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24|回复: 19
收起左侧

读诗笔记

[复制链接]
西厍 发表于 2017-2-13 2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厍 于 2017-2-13 20:58 编辑

按:近读阿多尼斯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生发零星感触,多半是误读,录于此。


读诗笔记


之一
这个冬夜——不,春夜
我依然烤着火炉——不,油汀
读诗——不,心神不宁
我确实是在读诗——但已停止——
当读到“一个人的监狱,
始于向着王座敬礼”
我彻底停了下来,在那里愣神——
语言的寒冷有时候远胜冬夜
却常常裹着一个春天的核——
那惊蛰之雷如灌顶的醍醐


之二
“但愿我能仿效大海”——
当读到这一句时我想起
那年在北方海边之夜所写下的诗句
——我欲像大海一样入睡,或者失眠
我欲拥有大海一样的梦境
或者大海一样的辗转反侧
可是模仿大海的困难远远超出了我
想象的边界——
诗人的困境多么相似但是
阿多尼斯,显然拥有超人的向度和
卓绝的行动力
他完成了自己的浩瀚而我
正取一瓢饮

之三
最时髦的英雄——
“跟小草作战,却向荆棘投降”
问英雄出处——原谅我的固执——
市井中自是不少,但书斋里可能更多
别以为都是烈性子
实际上多的是软骨头——
汉字个个都顶天立地
侍弄汉字的人偏偏
最容易骨质流失——
悖论由来已久
时髦继往开来

之四
阿拉伯诗人说——
“是伤口创造了我”。我信
因为他还说,“你的祖国,
就是你必定被逐而离去的地方”
他的不幸就是他的幸运——
他在流浪中创造诗歌的天堂
他用诗歌记忆伤口记忆
却用遗忘的竖琴弹奏忧伤

之五
“脑袋就是监狱”——
何止在诗人的Z城?
在我们的B城、S城和G城
或者别的大大小小的城——
有形的或无形的
到处都有这样的监狱
诗人说,脊柱就是
进出其中的门槛——
真是巧了,应该再加一道——
在这里,膝盖骨也是

之六
阿拉伯诗人的发现——
“欲望是身体的母语”
另一个诗人的发现——
语言不从外部禁锢身体
相反,它来自身体
好像就是这样——
文学或者诗歌就是
对身体母语的某种放纵
惟其如此灵魂之舟
才得以解缆——

之七
葡萄对诗人耳语——
“我结成果实,只是为了一醉”
是啊,就像枇杷对麻雀说的——
我成熟,只是为了一次飞翔
我用美丽的肉体和你交换
一次心的飞翔——
窃听者如我会心一笑:我醉了
才结出果实
而没有飞翔的话,我的心
只是一块石头,或泥巴

之八
不是每一个有乡村背景的诗人
都曾通过小溪里石子的碰响
了解“源泉的哭泣”——
我童年的小溪里没有
类似石子碰撞发出的脆响
我的小溪静静流淌,一如我的童年
只有当夏日午后的傍皮鱼——
这小溪的银子
或者肚子透明的虾米——
这小溪的水晶
沿着溪岸的阴影顺流或逆流
跳出水面的时候,我才能触摸
小溪的隐秘情绪——
它从不哭泣,只静静流淌

之九
与大部分人相反,阿多尼斯
“为了加深与拓宽深渊而写作”
我私下认为,写作者
大可以此来对照自己——
比如我就觉得自己生来就是
一个深渊,填平它
可能是我写作的初衷
然而事实在多年后反转——
当我反躬自省,发现
自己站在一个更深、更宽的
深渊之上——这不是我的目的
但我的写作作了相反的功

之十
这样的体验恐怕人人皆有——
“在某些时刻”,生命中“有泉水涌出”
“轻舟一样”把人
载向“乐不思返的疆域”——
这救赎的“泉水”背后必有天意
陷于爱情的人笃信这个
痴于语言游戏——隐喻的快感——的诗人
更是奉若神明——
但在我经验中“泉水涌出”的时刻
并不多到让我笃信上帝
以诗歌——可能的泉水——为例
它通常轻得像芦苇一样
给我带来不可言说的快乐
是的,我也为此乐不思返——
只在这一点上,我能看得到大师
回转头来善意的微笑

之十一
这是此间的写作者少有笃信
和坚持过的信条——
“与你的时代作对”。这是多么
不可想象的事!即便信条的建立者
为你我辟出了前路——
“一条通往更深、更美境界的……”
我们似乎更热衷于脸贴
时代的屁股——在它肥硕的肉感上
随波逐流,春心荡漾
“为了忠实于你自己和诗歌
你应该背叛你的时代”
在诗歌中,你应该“忠实于时间”——
这可不是教唆,是虎喝雷鸣

之十二
是的,这就是诗人的告诫
正如他所有的告诫一样直抵真相
——当时光逝去,它“就变成了岩石”
而这个我身处其中的下午
这时光的切片,的确轻如羽毛——
如果你觉得言过其实
我可以修正这个判断——
好吧,最多再加上一声鸟鸣
但是当到了明天,我恐怕会说
唉,那逝去的时光比一声叹息轻
比一根鸟骨,重了十倍……

之十三
我服膺于诗人的断言——
“想象力在诗歌中是桥梁
在爱情中,是森林”
看来,不是谁都可以做
诗歌的建筑师
但为爱情筑巢,却是每个人的权利
——不同只在于
有的人是爱情大师
有的人只能为爱情搭一间木屋
——人们热衷于分辨诗歌的优劣
却不会蠢到为爱情列出等级

之十四
“父亲不会死亡,只会更替”
这真是致命的真理——
从来就没有过“反抗父亲的革命”
只有“制造另一个父亲的革命”
证据?请摊开你手边
任何一部可以打开的历史
哪怕是被篡改过的历史


2017.2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2-14 14: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深渊,填平它
可能是我写作的初衷
窗户 发表于 2017-2-25 16: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喜欢的。问好。很沉浸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21: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之一
这个冬夜——不,春夜
我依然烤着火炉——不,油汀
读诗——不,心神不宁
我确实是在读诗——但已停止——
当读到“一个人的监狱,
始于向着王座敬礼”
我彻底停了下来,在那里愣神——
语言的寒冷有时候远胜冬夜
却常常裹着一个春天的核——
那惊蛰之雷如灌顶的醍醐----------真好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21: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傍皮鱼,原来也有这样叫的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21: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不见的城市》的那种语感,先收藏。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2-25 21: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窗户 发表于 2017-2-25 16:30
嗯,喜欢的。问好。很沉浸

问候窗户,谢谢鼓励:)多批评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2-25 21: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21:23
傍皮鱼,原来也有这样叫的

雅阁也是江南人吧?问好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2-25 21: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十五

“赞扬你的人并不真正了解你
贬低你的人完全不懂得你”
不要以为这仅仅是阿拉伯式的
“难得糊涂”的说辞——
事实就是如此,每一个写作者
都有类似的尴尬经验——
想为自己辩解,却常常张口无言
赞扬总不无善意,而贬低
正等待着可供贬低的最新依据
所以人们发明了“呵呵”
所以面无表情也是表情


之十六

海岸的石砾也值得赞美
因为它“以永恒的静寂”聆听
波涛“永远的唠叨”——
诗人誉之为“博大的智慧”
话虽如此,“唠叨”——说出
总还是不可避免——说出
总在万不得已时,非说不可处
只是“聆听”的价值
更需要“诗人”费思量——
若不以“静寂的”聆听为质地
那么“说出”,即喧嚣


之十七

诗人是最不需要假正经的那群人
但“诗人”假正经起来也真是要命
别的什么都无从验证,只看他们
在面对身体和欲望时,如何措辞
“词语的天空,容纳不下身体的绚丽”
——所谓正大阳刚的表达大抵如斯
“什么是肚脐眼?两个天堂之间的中途”
——真气毕露又狡黠的天授之词
“为什么,我们不把身体献给乖戾的欲念”
——无所畏惧的质询也是天赋权利
但是,不要以为诗人毫无下限
即便是直面生存的局促与尴尬
他依然对爱情寄予信任,温柔而又冷峻——
“无论爱情是神灵,是游戏,还是一场偶然
只有在爱情里,我们岁月的荒芜
才能找到荫庇”


之十八

“他谈论着翅膀
但他的话语中只有桎梏”——
尤其当他热衷于把自己对翅膀的定义
强加给别人时,他几乎是监狱
让我们把谈论的范围缩小至诗歌——
显然诗歌中的“生物多样性”
应该得到善意和理性的维护
鹰的翅膀和牛虻的翅膀
在自由的意义上不应有什么区别
不妨把铩羽之鹰和
被风折断翅膀的牛虻的耻辱
放在天平两端,看看是否等量齐观


之十九

作为将生命转化为意义的
最后一种形式——死亡
在诗人那里应该有确定的答案
述以设问,并不表明他尚存疑议
在这里是“未知生,焉知死”
在诗人那里是“不知死,焉知生”
智者总能在不同的文化和
时空里找到呼应
假如还有什么值得追问
那么就倒过来好了——生命
难道不是死亡意义的唯一证明


之二十

诗人有超越时空的洞察力——
“勇敢的身体,怯懦的思想
是社会腐烂与堕落的标志”
这是历史的总结陈词,也是预言
惊人的双重属性
总能在某些荒谬的国度找到佐证
还需要解释吗?我看不必
在伟大诗人的言说中
我们总能找到切中肯綮的互文——
“人与动物的区别是语言吗?”她问
“区别在于人能够转变为动物”她答


之二十一

区别如此巨大——
你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
他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你的天堂,在他是地狱
他的天堂,在你是虚无
兴许还是你嗤之以鼻的虚无
你和他的区别几乎可以以物种论
你是犬儒,他是斗兽——
当然,他乐于作这困兽之斗
正如你乐于作阉伶歌手


2017.2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21:3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厍 发表于 2017-2-25 21:32
雅阁也是江南人吧?问好

我是海子家乡人,不过我并不怎么喜欢海子的诗。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3-24 20: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21:34
我是海子家乡人,不过我并不怎么喜欢海子的诗。

哦,又是一年海子祭
风神 发表于 2017-7-9 04: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先生语言的寒冷有时候远胜冬夜正在细读
崔晓钟 发表于 2017-7-9 11: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问好。
康庄 发表于 2017-7-12 16: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思维迟钝得总感觉跟不上。有探索的欲望。努力学习吧。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7-21 16: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神 发表于 2017-7-9 04:18
问好先生“语言的寒冷有时候远胜冬夜”正在细读

谢谢风神,幸会:))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7-21 16: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崔晓钟 发表于 2017-7-9 11:53
欣赏学习,问好。

问好,对批评:)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7-21 16: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康庄 发表于 2017-7-12 16:41
思维迟钝得总感觉跟不上。有探索的欲望。努力学习吧。

欢迎批评指正,问好:)
风神 发表于 2017-7-23 02: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厍 发表于 2017-2-25 21:33
之十五

“赞扬你的人并不真正了解你

问好先生“智者总能在不同的文化和
时空里找到呼应”

死火 发表于 2017-7-29 10: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每一个有乡村背景的诗人
都曾通过小溪里石子的碰响
了解“源泉的哭泣”——
我童年的小溪里没有
类似石子碰撞发出的脆响
我的小溪静静流淌,一如我的童年
只有当夏日午后的傍皮鱼——
这小溪的银子
或者肚子透明的虾米——
这小溪的水晶
沿着溪岸的阴影顺流或逆流
跳出水面的时候,我才能触摸
小溪的隐秘情绪——
它从不哭泣,只静静流淌
 楼主| 西厍 发表于 2017-9-7 20: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死火 发表于 2017-7-29 10:39
不是每一个有乡村背景的诗人
都曾通过小溪里石子的碰响
了解“源泉的哭泣”——

谢谢来读,问好死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3 19:12 , Processed in 0.30135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